#溫赤# 閒聊溫皇任總人格與赤羽互動

嘻嘻魚-ooc男神工坊:

注意!含#溫赤#

仔細想想我雖然是菌絲本命親媽粉,但看起來我覺得自己其實是非常喜歡溫皇的,不過我想我喜歡他的角度應該又和大多數的人不同,其實他的逆天武智技能顏值孤傲矛盾作死風趣裝逼…各種迷人風采,對我來說是蠻欣賞但卻都不是最關鍵的那個點,最吸引我的其實是病患的雙重人格特質和極端的情感上缺乏安全感自信而不停病態的試探他人底線的瘋狂舉動。

而我一直覺得任總是他的本來呈現的真實人格,溫皇是一個保護自我,與世界及人類接軌和溝通的管道,在劍十二使出,肉體崩毀癱瘓的過程中,和我之前提的攻殼95場景一樣的意思,下決心撕裂粉碎一切對表相執著之後而得到了救贖與重生。

重新啟動後的溫皇感覺上找到一個新的性格平衡點,這個時候已經不是精神上的分裂抽離,而是一個順利轉化性格上兩種不同模式的運作行為。

#温赤# 再來聊聊溫皇任總和赤羽吧,這裏完全是就劇中角色形象個性給我的想法。

在黑白時期的溫當然是優雅斯文氣質,也就是在赤羽面前展現的樣子,當然除了赤羽本來就是謹慎的個性,但我認為他會喝下那杯酒,也是一個願意相信溫皇(暫時的)舉動,因為有好感所以接受溫給的理由,在不踩底線的情況可以論交,拒絕溫邀請是不想讓溫的隱居被打擾(顯然溫很希望能被他打擾)

藏爸強迫溫幫忙救出spa,溫表示他的無奈和身不由己,赤羽居然也接受了這個理由(僅管明明氣得不得了覺得自己被背叛),而赤羽從溫皇的下毒手法了解到他完全是手下留情,在各種詭計多端西劍流求職開馬甲小號的諜對諜中,赤羽通常處在一個被動性觀察再推論的立場(現在的赤羽也是),因為知道赤羽的敏銳冷靜,所以期待他的應對,甚至也等著他的識破真身,溫就是總是這樣等著人來靠近他,所以等著赤羽來喝茶,但是他又沒有小王有耐性,所以賭氣給赤羽喝冷茶(讓你感受我等了多久),最後赤羽也喝了(我沒辦法把你放在第一順位,這點我很抱歉)。

從一開始的酒到之後的茶,由濃烈轉清淡,敵人又變回朋友,但是當赤羽解謎任總身分,溫強調那是人人都能扮演的公用帳號(當然事實證明相反),感覺上非常不想承認自己本來的面目,而寧願用溫皇的身分面對赤羽,這個堅持和之後溫指赤羽是為俏俏而來,並不是自己真的想見他的說詞,而赤羽順著溫的說詞反過來對應的會話中,又間接承認他是要溫對俏留手,警告溫太大意下場會如何如何,到了這段戲才是讓我站溫赤的最大主因,各種彆扭試探和掩飾的說詞,比互撩互懟更有愛的感覺,因為開始患得患失。

其實感覺這個時候的溫人格多少已經開始被現實衝擊走向崩毀:藏爸的事鳳蝶的事都在失控,赤羽走了,他能發洩情緒的出口剩下宮本,逐漸脫序是因為開始控制不住仼總人格浮出干擾的關係,而任總其實挑戰的對象也頗為有趣,宮本,西經,劍術高手但是個性極度穩定,和他自己在個性上是完全相反類型,有趣的是他不會找更瘋的黑白郎君[doge],而在曾經面對雁王教授和小王也沒有去真正對上(因為他們的病沒有比較輕,人也不會比他正常[doge])

像溫皇這樣本能理智並存分裂的雙重人格,會特別欣賞上赤羽這樣重情感,會有怒氣(性格中含有更多的人性)個性直率(不需要小號也不用隱藏內心)的光明系智者,赤羽之於他,確實是一個尋求互補,而完全捨不得碰和傷害的珍稀物種,

一一他這樣的人大概還是離我遠點比較好,感覺溫皇是用這個心情在拒絕赤羽同去東瀛的邀請,而赤羽走了之後各種黑化,是破壞壓抑原來瘋狂個性的最後一根稻草,之後的溫皇其實只剩一層皮任總人格已經佔了大部分。

毀滅中找存在的四智02(小王人格特質的個人見解

嘻嘻魚-ooc男神工坊:


#四智人格心得02##小王#

之前幾次話癆已經提過了教授溫皇菌絲的毀滅性格,今天來以小王為主聊聊,四智的毀滅性格中求生存,教授是不斷重建身分再予以破壞的「放棄當人」,菌絲是以西劍流存在(用自己認定的方式)為其信念,並一再為其犧牲自毀來刷存在的「選擇當人」,溫皇徹底分割了本來的自己(任)和想成為的自己(溫)兩個身分,以三傑友情鳳蝶親情做為彌補填充過著嚮往生活的「假裝是人」,而小王的「假裝不是人」是另一種尋找自己存在的方式,而這個方式其實相較之下事實上是非常的悲劇性。

小王一開始生長在王家鬥爭的環境下,而且還是極度不利的狀況,他的選擇其實比其他三智更少更嚴苛,他在很小的時候就知道必須完全偽裝自己才能有命可活,他要讓自己身體很差,他要讓自己看起來很和善所以總是掛著微笑,他得想辦法使苗王覺得他無害,但又要使苗王知道他有利用價值,多疑的苗王各種監視ㄧ層又一層,來到他身邊的金池蒼狼千雪,在他眼裏看似親情實則試探。

在其他三智年輕時可以行動自如,四方征戰,發洩釋放腦細胞的旺盛能量的時候,偽裝身體不好的他就只能終日關在王宮在半夜偷偷練武(我都不知道他後來是怎麼能夠瞞過苗王耳目,自己跑去東瀛送魔之甲和菌絲下棋的),苗王和其他人的親情及信任是在小王重重的偽裝下換來的,沒有這個偽裝可能根本活不了,於是在忍受長久的作戲的屈辱下,唯有建構一個信念來告訴自己,必須要報仇,要除掉那些使他必須戴面具過活的原兇,他才能真正的活著。

他終於等到了時機報仇雪恨,而光是殺害苗王不夠,他要報復的包括當初讓他戴上面具的王家鬥爭,他當王不是為奪權,也不是有什麼崇高的理想目標要實踐,僅管他的能力比蒼狼高是當王的料,但他不在乎苗疆人民的死活,也不管內戰延長如何傷害國力,甚至對於拉攏鐵軍衛也意興闌珊,他的目的就是報復,而報復的目的其實是生存,唯有殺死蒼狼他才能真正覺得自己是安全的,這正是一個用毀滅才能感受到存在的智者腦,而殺傷力更大是因為小王的「存在價值信念」和「自身生命的存活」是混為一談的,這和其他三智完全不同。

在這個角色中最為明顯的意象設計,就是不停的穿穿脫脫那華麗皮草服裝(王室的象徵),在脫下外套施展輪迴刧的小王表現出的是終於有了一直渴望摘面具的自由,那種壓抑已久的活力同時也包含了毀滅性的傷害力,他自以為只有殺死一切當初讓他戴上面具的對象,才能把令他窒息的面具卸下,那個生存空間才真正存在,他對人完全不信任,在他面前表現出各種情緒的蒼狼千雪即便金池也動搖不了他殘酷的選擇,以千雪等人的角度來看,會難以相信為什麼小王的恨意這麼深沉,居然無法用眾人的溫情和時間來化解。因為對小王而言這事無關原諒,而是關乎生存,他長期壓制的毀滅性智者腦基因早就控制了他的情緒,並且和殺害毀滅相關的一切人,才得以用真實的自己立足於世這件事劃上等號。

在智者腦尋求毀滅性的基因中脫困的過程,四智也各有不同,教授看到俏俏獨特性(意識到自己慣於犧牲人命),菌絲親手埋葬他答應過涙要照顧的嵐(意識到自己的犧牲結果造成更不想發生的犧牲),溫皇被迫以劍十二來面對「傳承」和「雙人組合」的一劍無悔(意識到自己的寂寞感並無法用另一個身分偽裝,或用他人的存在來取代)

然而使小王醒悟的關鍵卻是和人類本身無關的後花園,長期以來關在王宮,在花園中的小王心情大概是最放鬆自由的,而看到破壞後的後花園,他才開始察覺到自己可能摧毀了曾經擁有過的美好,雖然花園本身不是人類,只是ㄧ片土地植物,但它是美麗的,它的毀壞讓他覺得可惜,他找了金池表示想重建,金池告訴他破壞的東西再也修復不了了,這才讓小王認知到自己到底做了些什麼。

當最後蒼狼來到那個象徵性的後花園復仇,小王從蒼狼的身上看到了ㄧ心想復仇的自己,最後一刻蒼狼為了苗疆好而決定要把王位繼承讓給小王的時候,這個不同於自己的做法才是真正的重擊了小王,瓦解了他智者腦給自己的設計「毀滅他人才能使他安然存在」的心靈桎梏,小王於是傳功給蒼狼,而放下了這個錯謬的重擔。

然而小王並沒有面對自己所犯錯誤的勇氣,於是他因為覺得冷而再度穿上了那件外袍,像是戴上另一張面具而離開,他化了另一個身分姓名,卻又始終待在離大家不遠之處。但即便溫皇用計(溫皇就愛習慣性的多管閒事)讓金池去找他,他仍然無法再用自己的真實面貌來面對金池,由於他當年不能原諒苗王,不信任別人的真心誠意,所以他現在也不能原諒自己,不信任自己能夠得到別人的真心誠意。而這個永遠放不下的罪惡感和自責,終究還是成為了他另一張卸不下來的面具。

戮世摩罗个人向

流浪至死的猫:

【并非本人所言,考古系列,侵删,只是希望更多的道友了解空帝】
考古看到xxl里14年的一段话


其实小空才是SPA的孩子中跟他最像的一个,只不过是他的黑化版。而责任感根本是史家人的天性。
记得打从小空恢复意识后就一直有人说他中二。说真的,我都快不认识中二着两个字怎么写的了。还有说他报社的,但明显小空的行动是基于自己的人生理想。他对父兄的报复干脆而节制,之后一系列的行动都是理智思考后的结果,并没有感情肆虐的痕迹。他只是否定了父兄的做法,并试图自己在这乱世中开出一条路来。
小空初践祚,主少国疑,大臣未附。于是故作轻佻,用那些言行为他真正的命令做铺垫。当然嘴坏是他的本性,被追杀到重伤垂死也阻止不了他的毒舌。
他与魔族是一种彼此驯服的关系,当对方对他归心,向他献上忠诚,为他流血牺牲的时候,魔世也就成了他的归属和责任了。这是他自己选择的重担,想必背负的时候他也会甘之如饴。
不记得是在贴吧还是在PTT,看到有人总结史家三子的性格志向:“史存孝—齐家;史精忠—治国;史仗义—平天下。”史家后代中最叛逆的一个,理想也最为远大。男儿到死心如铁,而戮世摩罗也无需回头,路已选定,自当一往无前。

每个少年都将死去——一个龌龊的阴谋论者看火影(1)

梦想终将死去,留下的只有现实,人与人是无法相互理解的,曾经的口遁成了永远的空话

梧桐之殇——盐分超标:

虽然阴谋论了,可是感觉还是好带感啊……


佐助终究还是陪着鸣人一起死了,梦想抵不过现实,最后孩子们总归长大了……


渡鸦王:



*团藏黑——这条大概不需要特别指出




*三代黑




*雏田黑




*只是随便唠叨




对于一个陪伴许多人渡过单纯天真的少年时代的热血励志少年漫,或许不应该考虑太多,不过,作为一个肮脏的大人,总是忍不住阴谋论一下,虽然口号看起来很美好,但是讽刺的地方多了,简直让人觉得说的都是反话呢。




首先不可否认的是,这部漫画是关于一对骨科兄弟轮回辗转三生三世相爱先杀不离不弃的gay片,当然如果有人认为这才不是爱情真正的爱情是“你生了孩子十几年我一眼不看差点顺手宰了”那也是他们的自由。




从第一世开始,因陀罗一系看起来偏激、狂妄、狠厉还有严重的报社倾向,阿修罗一系热忱、博爱、坚毅还擅长团结群众,但阿修罗一系总是追逐着尼桑的脚步一颗真心送出去即使仿佛喂了狗也绝不反悔,简直令围观群众替他们不值呢。




嘛,大概都是因为尼桑太美丽。




不过,从第一世开始,好像就有哪里严重地不对呢,假如排除岸本太蠢以及三观不正这种原因,是不是还有其他解释呢?




有人偷忍宗的东西——因陀罗说得很清楚,是全村的共有财产——因陀罗要惩罚他,关了几天,阿修罗把他放跑。因为我们知道这是个正直热血的少年漫,因为他们知道阿修罗的设定是诚恳正直傻白甜,所以这件事好像只是反映了因陀罗不近人情过于严厉不体恤凡人疾苦,可是如果关掉上帝视角换一个背景,事情好像看起来就完全不一样了。




假设这是一个双子夺嫡的故事。大皇子英明神武功勋卓著,二皇子无才无势唯一的优点为人亲切随和,所有人都以为大皇子必然会继承皇位,即使皇上迟迟不立太子,也没有人胆敢心生二意,二皇子自己也一直喊着无心皇位。有一天,大皇子处罚了一个贪污犯,二皇子私自把他放了出来,贪污犯对二皇子感恩戴德发誓效忠,大皇子……




大皇子如果不是个弟控一定已经把二皇子掐死了。




出卖国家利益收买人心,除了因陀罗还有谁会相信弟弟不是想造反。




因为母亲讨厌忍宗所以不肯直接向忍宗求助救治母亲,但是偷忍宗东西变卖买药就完全可以接受,除了阿修罗还有谁会为这种人感动。




有趣。




六道老头也是个逻辑很古怪的人,因陀罗去的村子发生战争而阿修罗去的没有,是因为因陀罗没跟村民一起挖井吗?醒醒啊那是因为阿修罗加上全村人一起挖井还要比因陀罗一个人慢几年,所以还没来得及发生战争啊。




从一个现代人的角度来看,国家强制力保证法律实施,法律惩罚犯罪使合法利益到保护并没有什么不对,犯错被处罚不是出于仇恨而是为了维护公平正义,这是一个很简单的逻辑。然而六道老头认为这是不对的,爱才能维护和平,而在这种“爱”的指导下,偷东西不应该被惩罚,只应该得到帮助。




六道老头还不如扉间了解因陀罗一系。如果因陀罗没有爱,如果宇智波没有爱,至少鼬哥的悲剧不会那么令人心碎。鉴于六道老头没有什么使坏动机,姑且认为他是一个被蛤蟆玩弄的单纯的傻逼。




 




接着到了柱斑一代。




柱间的智商是个大写的问号。为了让孩子不再早早上战场厮杀并死去,放下仇恨结成同盟,组成村子和平谈判,这没有什么问题,到这一步为止都很对,以一己之力推动忍界进入新时代无愧忍者之神的名号,问题是——你认为维持这种和平的根基是什么?




醒醒不是因为爱恰恰是因为你们的武力威慑啊。




所以柱斑死后局势立即崩溃,当世最强的两族合在一起,怎么可能让别人放心,非我掌控的力量永远是威胁,说得再好听也不能相信,死掉的敌人比活着的盟友更可靠——后来的团藏也是这么认为的,只要不是他控制的就通通弄死,并且说这是为了村子。




所以一丁点大的卡卡西和鼬还是踏上了战场,还不到上学年龄的鼬已经能果断地杀人,看起来比鼬大不了多少的止水已经开了万花筒并且名扬五大国,而我们都知道万花筒并不是来源于天赋或者努力。




说好了传承火之意志,还有人记得当初柱间的理想吗?




 




扉间是个非典型性火影,冷酷、理智、现实,可以排除在阿修罗一系之外。不过扉间提出了一个很有趣的观点,证明岸本的本意并不是像六道老头一样智障:扉间说宇智波其实比他人有更多的爱,不过正因为爱得太深才容易报社。




因此,虽然扉间打破了哥哥们战场调情你侬我侬的局面下重手捅了泉奈,但可以相信他打压宇智波的确不是出于私心,只是他过于多疑,对不稳定因素更倾向于排除。扉间似乎有点形象不佳,不过在木叶历史上起到了至关重要的作用,扉间对于“偷东西不应该惩罚”这种逻辑进行了拨乱反正,为木叶建立了可以不依靠个人魅力运行的正常的行政体系,如果不是一点也不阿修罗的扉间,木叶这种矛盾重重又不紧密的集合体在失去忍者之神的号召力之后很快就会趋于崩溃。




 




有趣的是,扉间之后的三代再次回归了这种奇葩思想(至少嘴上说的是这样):团藏刺杀三代失败,三代说为了和平,我不处置你。




醒醒啊谁家的和平是杀人不偿命。




由于三代并非阿修罗转世,他是否真正傻白甜是没有保证的,作为一个政客说出这种神逻辑的话,只有两种解释:老年痴呆,或者他相信自己能控制团藏。不要说什么善良,对坏人善良就是对好人残忍,一个经历过三战的老头对刺杀火影的人宽容善良,只能显得更加傻逼。




为了表现对三代的尊敬,我还是倾向于第二种解释的。然而比较尴尬的是,这就令人有些怀疑团藏的行为是否与三代有关系。




直接地指使团藏这么做我觉得还不至于,三代仿佛只是无能为力,仿佛只是受了蒙蔽,仿佛本意还是好的只是没想到团藏会这么激进,甚至仿佛是鼬哥的错不信任他只听信团藏一面之词不能稍微等两天非要自己去灭族。可是我们仔细看三代说过的话,什么“不要当着鼬的面说这些”,什么“不要急我们还有时间”,除了拖延没有提出任何建设性意见。不当着鼬的面说——灭族这种事当然要背地里说。




当初团藏提出把宇智波迁到村子外围角落的时候,三代一个上了年纪领导过战争的火影真的会不知道隔离只会加重猜忌?如果真的想和平解决问题为什么不阻止这种蠢事?团藏态度坚决所以就实施了?如果不能控制团藏为什么不采取措施对付?




啧,看起来一开始的目的就是彻底清除威胁呢。




宇智波的问题不好解决,所以等一等,等一等,反正镜的儿子是宇智波这一辈最厉害的天才肯定不会背叛木叶不用担心形式失控,等到什么时候呢?等到团藏等不及了出手,虽然手段不干净但是结果肯定干净利落,团藏还会自觉主动背锅,多么简单方便的小技巧。




还有一点很有意思,三代没有选择最名正言顺的纲手继任,而是选择了连家族背景都没有的波风水门。水门爸爸当然是个很好火影(我觉得他是所有角色里最适合当火影的人了),然而他死得早啊,而且他死后也还是没有让纲手直接当五代,三代复出一直干到死。




不知道三代对自己的徒弟有什么不满。




说起来木叶一直想演变掉宇智波,先濒临灭族的却是千手。




其实志村和猿飞也都是以家族形式加入的,不过好像很大公无私呢,一切都是为了木叶好。只是不知道木叶被蛇叔日成狗、被佩恩日成狗的时候有没有想过,如果止水或者鼬哥任意一个还在,这种等级的boss都不算问题。




你看,不管有没有爱,做错了事要付出代价都是理所当然的,比如被日成狗。




 




鸣人是历代阿修罗里表现最好的,比起捅了自己的因陀罗的前代,鸣人真是个很好的孩子,考虑到他的成长经历他简直是个奇迹,大概只能说是因为横空出世的四代基因好。




三代对鸣人做了一件更有趣的事,隐瞒他父母的身份,却对他是九尾人柱力这件事不加保密,并且说是为了鸣人的安全。我不知道三代有没有考虑过对一个孩子来说十几岁前连父母的名字都不知道意味着什么,也不知道为什么一个连家族都没有、当了没几天就死的火影儿子的身份比身为九尾人柱力更危险要瞒的那么死,母亲漩涡一族勉强算是有点特殊性需要隐瞒吧,但是既然已经被所有人知道是九尾人柱力了漩涡族的身份还重要吗?只能说很有趣。




虽然经常喊一些美好得不切实际的口号,但是岸本从来没有回避一点:所有有孩子的地方都有霸凌。这跟孩子本身是什么样毫无关系,脾气火爆的玖辛奈遇到过鸣人遇到过,性格柔弱的雏田遇到过伊那里遇到过,甚至连人见人爱花见花开天使一样的小鼬都遇到过(当然后来都变成了鼬吹就是了)。鸣人努力了那么久,一直到从佩恩手里拯救村子甚至复活那么多人才终于得到村子的承认,看到当年那些欺侮排挤他的人把他当做英雄,鸣人真的只感觉到了单纯的高兴吗?




四代夫妻牺牲自己,可是希望他一出生就是英雄的。




鸣人对佐助说,我们一起死吧。




这可是一个热血少年民工漫。




 




虽然跟主线关系不大,不过还有一件事十分有趣:宁次的死。




身为一个天才的体术忍者,身为一个小小年纪就自行领悟了回天的天才体术忍者,宁次同学用白眼定位了那几根树枝,精确地把要害撞了上去,充分体现了白眼的优势——一般人还撞不了那么准呢。




我跟你港你这个演技比鼬哥差了一条南贺川。




大概没有几个人觉得宁次死得很合理吧,不过看起来伤心的没有几个呢,切磋都会犹豫动不动就脸红要晕倒的雏田大小姐可是连眼泪都没流一滴。【好像我记错了,雏田哭了?嘛甚至都没法给人留下印象的眼泪】且不说连抢救一下都没有,明明感情很好的凯班,似乎都没有一点难以置信呢,悄悄抹了一下眼泪的天天,好像早就接受了这样的事实呢。




嘛,虽然这样想太过暗黑,不过对于日向这种可以对族人下死咒的家族好像再暗黑都不过分呢。如果一定要给宁次的死一个合理解释,大概是如果他为了救鸣人而死,鸣人因为愧疚也不得不娶雏田吧。




虽然宁次是日向家第一个天才,但是小时候陪雏田练习出手稍微重一点就要被念紧箍咒(助子简直要嫉妒哭啦如果尼桑的尺度也这么小该多好),想来为了一个跟火影与漩涡族联姻的机会,牺牲掉宁次也不算什么吧(毕竟全忍界都知道,火影没什么了不起的火影夫人才是真绝色)。




宁次说,死亡中才有自由啊。




日向一族的人的确是精神状态很稳定,一代代施加这种死咒却从来没有叛逃的。如果有人敢对泉奈或者佐助下咒,斑爷和鼬哥肯定是要日天日地几回的,相比之下果然还是宇智波更危险啊。




 




鸣人可以在多少恶意中保持善良,在多深的绝望中找到希望,被拒绝多少次仍然从不放弃……可是在这种“爱意”面前,终究还是要低头的。




佐助说,若我死去,六道仙人所说的因缘也将完结。




鸣人说,不如一起活下去。




可是活下来的他们,似乎有什么不一样了。当年那两个从不放弃的少年,终于还是死去了。




                                                                                                          


一口瞎奶,管杀不管埋

如果魅影师身体里的是真时雨,那么魅影师很大可能知道情天的过去,然后他说情天被困在幻境里,那么情天对时雨的记忆很可能是假的。而且祖奶奶记忆里的时雨救情天是因为时雨爹,时雨没有对倚情天表示过什么,除了希望他平安。旁白说魅影师阴阳难辨,官网的bug已经改了还是说他是男的,那么魅影师和时雨可能是融合了。所以时雨哭了,他也会哭。这样的话,情天完全没感受到魅影师身体里的时雨还很想打他,那么记忆是假的可能性更大,他记得的根本不是真的时雨,所以没感觉。而且魅影师有洗记忆能力,情天被复活的地方是仙门,醒了就在北洲昊天那里了,记忆大概是被动了。
倚情天的过去真是个大坑.......

梦梦的衣服好可怕........还是脱了吧

研究了一下情天的造型.......头部依旧重灾区,衣服还算友好,那个毛披肩手感很好的样子好想撸xx

白枕:


奇人为倚,情天入梦

本站为倚情天x奇梦人cp主页,欢迎各位同好的关注。期待投喂!https://m.weibo.cn/6648491523/4275130799192453

新剧的情梦好甜噫呜呜噫,果断爬墙

假装产了七夕粮
梦梦掉马了真开心1551